當前位置: 深圳新聞網首頁>行業資訊頻道>首頁推薦>

去年178只債券違約民企最受傷

去年178只債券違約民企最受傷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讀:

去年,債務違約頻現。根據WIND統計,去年發生違約的債券有178只,涉及金額達1424.08億元。其中,涉及的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超過30家。

深圳商報2020年01月07日訊 (記者陳燕青)去年,債務違約頻現。根據WIND統計,去年發生違約的債券有178只,涉及金額達1424.08億元。其中,涉及的上市公司及其大股東超過30家。

根據統計,去年新增違約主體共38家,其中民企達到了34家,占比近九成。首次違約的明星企業就有康得新、龐大集團、三胞集團、北大集團等。從新增違約主體行業分布來看,較為分散,包括綜合、商貿、建筑、機械設備等。

康得新去年違約債券多。去年1月15日,康得新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兌付資金“18康得新SCP001”,違約本金為10億元,此后,“18康得新SCP002”“17康得新MTN001”“17康得新MTN002”陸續違約。北大方正集團“19方正SCP002”違約,成為近年來罕見的校企債券違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新增違約主體在違約前評級普遍較高。數據顯示,新增違約主體違約前1個月主體評級情況多集中于AA類,其中A以上的企業主體評級達到24家。

對此,經濟學家宋清輝指出,“在去杠桿背景下,隨著外部融資環境的變化,杠桿很難繼續擴張。部分企業經營不佳,融資難度加大,增加了債務違約的可能性;此外,一些上市公司股權質押比例過高,也導致了債券違約的爆發。”

在財富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超明看來,違約事件頻發主要源于三方面:一是經濟下行背景下,部分管理能力較差、風控能力偏弱的企業現金流緊張;二是去年下半年國內債券、信托項目到期規模較多,企業面臨的償債壓力有所加大;三是貨幣政策整體保持定力,更多通過結構性方式投放流動性,這意味著在行業競爭中逐步被淘汰的企業所面臨融資環境整體偏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西南證券、國元證券等多家券商踩雷違約債券。如西南證券去年8月代表資管計劃向重慶第一中院提起訴訟,被告方為安徽省外經建設(集團)有限公司。擬申請被告方就“16皖經02”未能根據約定履行回售義務承擔違約責任,償付債券本金及利息(21160萬元)、違約金、逾期利息等。

光大證券表示,發債時,政策寬松,而到期時,外部環境劇烈變化,企業資金周轉困難,市場避險情緒高漲,導致違約債集中爆發。民企特別是中小民企抵御風險能力較差,在此周期中最為“受傷”。在包商銀行事件影響下,未來中小銀行的信用供給會不可避免的出現收縮,這將對民營企業融資造成不利影響。前期融資過于激進的、業務過于多元化的主體,其暴露出風險的概率更高。

[責任編輯:江書劍]
betway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